搜讯88

搜索
首页 时事新闻 香港

悼念刘晓波港2500人点烛游行 盼设纪念空间

2017-7-16 08:08| 发布者: souxunadmin| 评论: 0|来自: 明报

因起草《零八宪章》繫狱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罹癌病逝,至死未获自由。支联会昨晚发起悼念刘晓波的烛光游行,在「何处招魂」的直幡引领下,游行队伍无惧风雨,燃起点点烛光,送别这位崢崢风骨的汉子,并要求北京停止软禁其遗孀刘霞。得悉刘晓波的骨灰已撒大海,有游行者期望在港為他设永久纪念空间。

支联会昨没统计人数,警方估计最高峰时约有2500人。

烛光集会昨晚7时许于遮打花园开始,参与者手持白色蜡烛及鲜花,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读出悼辞,承诺定必尽全力争取刘霞的自由,并谴责极权,最后祝愿刘晓波安息。其后,全场默哀一分鐘,然后大会读出刘晓波所写的陈述书《我没有敌人》。


「何处招魂」直幡带队 静默缓行


游行队伍其后在支联会秘书李卓人及副主席蔡耀昌领头下,以缓慢步伐,静默前往中联办,气氛凝重,李卓人全程举起黑底白字的「何处招魂」直幡。队伍约晚上9时半抵中联办,眾人轮流向祭坛鞠躬后散去。

何俊仁称,今次不叫口号,沉默表达哀思,符合港人此刻沉痛心情。他称会透过各渠道争取释放刘霞,并透过其朋友嘱咐刘霞记住刘晓波遗愿,好好生活。李卓人指出,若将来觅得六四馆永久会址,必為刘晓波设展。


程翔﹕迅速海葬 显共產党恐惧


游行队伍中有痛心的港人,亦有悲愤的内地游客。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称,一个巨人倒下,但维权人士未全倒下。市民陈先生则指,刘晓波毕生志业是盼国家进步,他却被国家如此对待,是莫大讽刺。另一市民邓小姐哽咽问:「他(刘晓波)做错了什麼?」两人均希望在港為他设纪念空间。

对于刘晓波遗体被迅速火化及海葬,参与游行的资深传媒人程翔认為,有关行為表现共產党对刘晓波及其精神的恐惧,担心大时大节有人拜祭他,故不让刘晓波留下任何痕迹,建议设立一个刘晓波及其他共產党受害人的纪念碑或灵位。


吕秉权料刘霞难出国 倡设海外基金


游行队伍中的浸大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认為,中共图令刘晓波「死无葬身之地,无法入土為安」,不能如李旺阳般设有坟墓让人拜祭,对刘的家人是很大侮辱。他认為刘霞出国机会不大,因中共或忧她出国会代领诺贝尔和平奖。他建议设立海外基金筹款,以及在六四纪念馆里增加悼念刘晓波部分。

有不具名的《零八宪章》香港联署人表示,并不理解刘晓波所有看法和行动,但《零八宪章》意在令全中国人民,包括共產党员享有没有恐惧的自由,本是好事,不料刘因此繫狱,「(刘)得到这样的对待,很不公平」。他感嘆,刘晓波曾说自己没有敌人,「為何你们(中国政府)却将他当做敌人?」



图:支联会昨晚发起悼念刘晓波烛光游行,队伍点起白色蜡烛,由遮打花园静默走到中联办,气氛沉重。(杨柏贤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