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讯88

搜索
首页 移民加国 移民故事

海外人士心酸账:移民再努力也难有归属感

2014-12-1 16:43| 发布者: editor1| 评论: 0|来自: 环球网

     前两个月我回国休假,因为天气热,经常呆在家里看电视。有一天在北京台看到了戴着牛仔帽在镜头前晃得人头晕的北美崔哥。听说这两年他特别火,果然一出场华人观众就满场子拍巴掌。崔哥在节目中口若悬河地讲在美国卖油饼的故事,讲了为什么不应该去美国。其实,我也觉得崔哥不应该去美国,他一个在美国卖油饼的都能跑到中国的电视节目上靠嘴皮子赚钱,想当初如果他要是留在国内,绝对跟自己形容的一样,早就被双规了。

     移民再努力,也难有归属感

     如果崔哥讲述的自己的经历都是真实的,那么他绝对算得上是成年后移民海外的中国人里的成功人士。要知道,在海外生活着大量不成功或者根本就那么回事随便混日子的中国人。这并不是中国人不努力,正相反,中国人移民海外大多很努力地生活。可是世间很多事不是靠你主观奋斗就能实现的,其实就跟爱情一样,那是两个人的事,光一个人说了不算。移民海外的生活也是如此。

     你刻苦学习外语,认真了解熟悉接受当地文化,尽管如此,除非是极少数具备语言天赋,14岁以后移民海外的,这辈子基本上也别太想把外语说成母语水平了。简单来说,语言是传播文化最基本的载体。中国话说得再溜的老外,中文当中的俏皮话他又能掌握多少呢?“少跟我玩儿这利个儿楞”,“甭跟我甩这种片儿汤话”,这种方言中的俗语就算跟外国人把意思解释个大概,可那语气、语感,他又该怎么体会和领悟呢?但是多少文化的精神其实就隐在语言中。如果不是母语,不是从小就在一种语言环境下日日月月年年地泡着,谁都无法说自己能有身份认知和归属感。

     再开放再多元的移民国家,也毕竟有自己的主流文化。中国跟日本一衣带水,文化和社会都有很多相似之处,即便没有历史上的是非恩怨,中国人在日本都还会觉得身在异乡为异客,就更不要提彻底融入西方社会了,在完全不同宗,不同源的文化和社会里生存,谈“归属”二字太奢侈。而无论全世界移民到哪里,多数人的生活里还是需要一种生活的文化归属。

      我最早知道西方的圣诞节大概是从安徒生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里读到的。来到德国十多年了,早已意识到圣诞节对德国人的重要性可以直接和春节在中国的重要性划等号。即便如此,没有哪一年我对圣诞节的期盼以及它本应具有的最浓重的“年味”能和我记忆中童年对春节的期待与兴奋相比。

     西方令人羡慕的地方到底在哪儿呢?我觉得首先就是很多家庭(当然也不是全部)有实力有条件让孩子在十六七岁的时候就出去留学一年,不但学了语言、见了世面、体会了不同的文化,也提高了独立生活的能力。我有个朋友说过,文化也好,国家也好,多看看,是没错的。

     有什么地方能比家乡好

     有个朋友是北方人,在南方读的大学。她说自己上本科的时候,有一次连着出去玩了一个月,换不同的地方旅行。玩着玩着突然有一天发烧了,然后她开始很想家,猛然意识到,与自己在外面跑相比,舒舒服服地呆在家也是一种快乐。一个国家之内,只是换了南北尚且如此,再换成一个隔了十万八千里的国家,又更何尝不是这种感受,还有什么地方比自己的家好吗?

     曾经在北京内城大街上闲溜达的时候,经过一个大杂院。院门是敞开的,里面飘出来典型的大杂院的味道。那是一种潮湿的味道,一种老房子和木制家具发出的清涩的味道。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想家。它让我怀念北京街头自行车发出嘀铃嘀铃清脆的响声,大辫子无轨电车进站时售票员从车厢内伸出一只手,嘴里吆喝着“让让,让让,车进站了”。它让我想起夕阳下西四十字路口西北角闪闪发光的新华书店和沙滩深秋暮色下黄叶纷飞的北大红楼……

     上市了,马云依旧做“杭州佬”

     最近媒体曝出马云“被移民”,后来阿里巴巴出来辟谣,还贴出马云自己写的话说,做“杭州佬”挺好,没有移民打算。你看,阿里巴巴轰轰烈烈地在纽交所挂牌交易了,还取了个让人叫不出口的股票代码“BABA”,市值达2314.39亿美元,超越Facebook成为仅次于谷歌的第二大互联网公司。2000多个亿,那得是多少个零?可是,杭州佬马云做到了,他没移民。十几亿中国人里的确只出了这么一个,其实最容易成功的环境,就是在自己的家。

     伊朗最著名的导演之一齐亚罗斯塔米(Abbas Kiarostami)是少数没有移民海外的伊朗导演中的一位。有一次他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曾说过:“如果你把一棵树连根拔起,然后种到其他地方,这棵树就不会再结出果实。即便这棵树仍可以结出果实,那么它结出的果实也一定不会像在故土上结出的果实那样甜美。这是自然的法则。我想,如果我离开了我的国家,那么我就会像被连根移植的树一样。”

     读者看到这儿时,可能会说,那还叽叽歪歪什么呀,回国啊!北美崔哥说了:“有不懂事的小孩老爱问我:崔哥,不,崔爷,美国那么糟蹋人,您老怎么不他妈回来呢?嘿,这话够艳的。爷们,我今年都五十了,在美国都蹉跎了大半辈子,能说海归就海归吗?我在美国交的那老些税,白交了吗?我回国干嘛,从头开始?我住哪儿?美国护照首先十分难退,再申请中国护照你知道有多难吗?赶上你哪天感慨人生苦,有人噎你一句,说苦谁让你活着来着呀,你怎么不死呀。要是能重新活一把,海外有多少人还会盲目地往美国这条河里跳”


image courtesy of http://lx.huanqiu.com/2014/lxnews_0806/6310.html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