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讯88

搜索
首页 移民加国 移民类别 投资移民

并非传说中的“一刀切”,加拿大政府官员暗示投资移民将涨价

2014-2-21 15:19| 发布者: editor1| 评论: 0|来自: 人民日报海外版

     尽管有些申请者已排队超过5年时间,但随着加拿大联邦政府公布2014年度预算案时宣布将结束现有联邦投资移民(IIP)和企业家移民(EN)项目的意向,5.9万投资者申请人和7000名企业家不得不面对退回申请的尴尬。此事未完,有关技术移民将遭遇“一刀切”的判断也甚嚣尘上。具体真相如何,记者采访了从事中加投资合作多年的人士了解详情。​


    加拿大将取消投资移民政策消息的余震还会时不时地发作。因为这次涉及中国人数量实在太多。​



    2002年,递交加拿大联邦投资移民的中国申请人仅520例。到2010年,申请该计划的中国人数飙升至34427例。这个数字已经是加拿大政府可处理速度的五倍。随着几次的暂停和开闸,最终于2014年2月11日走到尽头。​



    并非传说中的“一刀切”​


    据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的消息,加拿大财政部长2月11日提交的一份预算报告建议,可能彻底取消投资移民类别。​



    加拿大联邦移民部的企业家移民和投资移民两个类别已经分别在2011年和2012年先后暂停。如果议会通过预算报告,仅中国一地就有5.7万多投资移民申请人的加拿大梦破灭。​

    记者就此事询问加拿大驻华使馆新闻官,她说加政府已经就此事发出消息。在使馆的新闻网页上,加公民和移民部长对加财政部长的计划表示欢迎,认为这将“为长期以来的大量积压申请画上句号,同时也为新试验计划的出台铺平道路,从而最终满足加拿大劳动力市场和经济需求。”​



    在政策的真空期,一些移民中介机构“驻足观望”,但也有一种风声传出,以为“一刀切”会殃及技术移民。​

    对此,刚从加拿大访问归来不久的欧美同学会副会长、加拿大分会会长闫长明不认同。“加拿大是移民国家,每年接纳近22万移民。主要有三种:技术移民、家庭团聚类的移民和投资类移民,前两种占绝大部分,投资移民和企业家移民比例不是很大,不到一万人。”​



    “现在坊间所传的‘一刀切”与真实情况不符。现在虽说是暂停了投资移民,但是放宽了商务活动的签证,一签半年多次往返,对有良好记录的商人还能放宽至10年多次往返签证,这是利好消息。”闫长明说。“另外,加拿大将接受10万中国留学生,加政府希望一些移民先从留学生阶段熟悉环境,然后再移民,这样更能增加了解,融入加拿大社会。”​



    抬高门槛因太过优惠​



    众多的分析认为,加拿大此举是抬高移民门槛。财政部长提交的报告显示,在过去的10多年中,联邦投资移民项目成为外国人合法居留加拿大的捷径,但却严重低估了加拿大居留权和加拿大国籍的价值。​



    这点闫长明也承认,“相比较来说,移民加拿大与移民其他国家来说,确实非常优惠。移民取得居留权后,就可以享受加拿大一切的福利待遇。”​



    根据投资移民计划,加拿大为投资80万加元的外国投资者提供永久居民身份(在2010年以前这个数字是40万加元)。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投资移民的金额要求为500万至1000万加元,而且不提供前期永久居留权。​



    旅加学者陶短房更是一针见血,自联邦保守党的哈珀政府上台后,不论被戏称“不要移民的移民部长”、现改任劳工部长的肯尼,还是他的继任人、现任联邦公民及移民部长克里斯·亚历山大,都不断发出“和其他移民国家相比,加拿大的经济类移民门槛太低”、“不能继续贱卖下去”的口风,给出了明确的经济类移民“调价”信号。​



    当然,陶短房认为这种政策真空期在中国引起轩然大波,也可能是移民中介的“饥饿营销”,用“加拿大拒绝富豪移民”打动潜在客户 ,借机涨价。​



    不宜过度否定移民价值​


    据透露出的财政部的报告显示,当前的投资移民计划限制了加拿大的经济效益。研究表明,与其它类别的经济移民相比,投资移民缴纳税额更少,中期和长期在加拿大停留的可能性更低。​


    据测算,在20年的职业生涯中,投资移民的所得税比联邦技术工人少约20万加元,甚至比住家保姆少10万加元。​

    闫长明虽然能理解加拿大政府取消投资移民和企业家移民的政策,但不能接受他们给出的理由。“目前在加拿大大约有150万至200万华裔,他们为加拿大的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其工作表现得到了各行各业的肯定。在温哥华和多伦多等各大城市,华人在房地产、能源、矿产等方面的投资,促进了当地的经济繁荣,赢得了很好的口碑。”​


    但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对比在科技、经济等领域取得的成功,华人在加参政议政方面还很薄弱。这次对华人影响很大的投资移民政策调整,并没有充分征求华人社区的意见。“保守党政策出台考虑的不够周全,华人没有足够的话语权,希望政策的调整多从两国利益出发,更多地考虑华人的贡献与作用,使之更加有效地推动两国的合作与发展。”闫长明说。








回顶部